时时彩论坛个人心得

  • <tr id='OJNLyi'><strong id='OJNLyi'></strong><small id='OJNLyi'></small><button id='OJNLyi'></button><li id='OJNLyi'><noscript id='OJNLyi'><big id='OJNLyi'></big><dt id='OJNLyi'></dt></noscript></li></tr><ol id='OJNLyi'><option id='OJNLyi'><table id='OJNLyi'><blockquote id='OJNLyi'><tbody id='OJNLy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JNLyi'></u><kbd id='OJNLyi'><kbd id='OJNLyi'></kbd></kbd>

    <code id='OJNLyi'><strong id='OJNLyi'></strong></code>

    <fieldset id='OJNLyi'></fieldset>
          <span id='OJNLyi'></span>

              <ins id='OJNLyi'></ins>
              <acronym id='OJNLyi'><em id='OJNLyi'></em><td id='OJNLyi'><div id='OJNLyi'></div></td></acronym><address id='OJNLyi'><big id='OJNLyi'><big id='OJNLyi'></big><legend id='OJNLyi'></legend></big></address>

              <i id='OJNLyi'><div id='OJNLyi'><ins id='OJNLyi'></ins></div></i>
              <i id='OJNLyi'></i>
            1. <dl id='OJNLyi'></dl>
              1. <blockquote id='OJNLyi'><q id='OJNLyi'><noscript id='OJNLyi'></noscript><dt id='OJNLy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JNLyi'><i id='OJNLyi'></i>

                日本a级片

                整座房间内,一片死寂。

                无人敢先张口,足足持续了数分钟。

                “李文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庆国的声音冰冷至极,他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气。

                自己花了五千万,居然买了一堆……一堆破铜烂铁?

                最憋屈的是,明明之前秦轩已经说明了这些是破铜烂铁,他反倒是捡了便宜似得一件不留,部买下。

                秦轩神威如此,他哪敢发难,但李文韬他又怎能放过?

                “这些法器,是……是我炼制的,我想借师尊的名头捞上一笔。”李文韬满脸呆滞的回答,他额头上大片的鲜血,整个人仿佛痴傻了一般。

                “敢戏弄我!”

                周庆国气的身躯都微微颤抖,怒火滔天。

                “辰儿,走!”

                他猛然转身,再也没有脸面留在这里,这一次,他丢人可丢大发了。

                “别忘了你的五千万!”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

                淡淡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使得周庆国身躯一滞。

                五千万?这堆废铜烂铁么?

                周庆国连转身都没有,径直向门外走去。

                “煞笔!”

                秦轩坐在椅子上,缓缓吐出两个字。

                周庆国的身子一下子顿住了,可以清晰看到,他的身躯都在不断的颤抖着,仿佛忍耐到了极限。

                五千万,这对于周家数十亿的资产而言,他周庆国拿得起。

                在静水市诸世家面前丢人,这口气,他忍一忍也能勉强咽下去。

                但偏偏秦轩出口这两个字,却仿佛一把刀直接插在了他心脏上,这种感觉,痛不欲生。

                莫清莲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秦轩实在是太毒了,这是要往死里整周庆国啊。

                不过这种事情,莫家自然是喜闻乐见,莫争锋眼中也闪过一抹感激。

                他知道,要不是秦轩,恐怕今天吃亏可不仅仅是周庆国一人了,连他也得花一大笔钱买下几件破铜烂铁,钱倒是小事,关键这个人,他莫争锋丢不起啊!

                其余人更是一阵沉默,要不是秦轩,他们恐怕还要为这几件破铜烂铁争得头破血流。想想之前他们的态度,从未将秦轩放在眼里,甚至暗中耻笑,这群静水世家,势力遍布临海的老家伙们就不由得脸颊火热。

                等到众人镇定下来,莫争锋恭敬至极的问道:“秦先生,这李文韬怎么办?”

                “自然有人会处理,我又何必出手?”秦轩淡漠一笑,李文韬,周庆国绝不会放过他,他又何必多余下这个手。

                “关键是陈浮云,陈浮云可并不好惹,一身风水之术出神入化……”

                莫争锋好心提醒道,今天这件事,陈浮云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若来就来好了,你觉得我会在乎?”

                秦轩似笑非笑的望向莫争锋,使得莫争锋心中一震。

                以秦轩今天这如同神明般的手段而言,他又怎么会在乎陈浮云?

                莫争锋不由一阵苦笑,不在多言。

                “若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秦轩淡淡道,这次聚会,他倒是有些失望。

                “还有一些小交易,秦先生不看看么?”莫争锋连忙道:“本来是拍下法器之后,我们这群老家伙都会把手里稀奇古怪的东西拿出来鉴定交易一番,说不准这其中有秦先生需要的。”

                秦轩一怔,他对于所谓的小交易也不抱有什么幻想。索性他也不急,便留下来看一看。

                房间内,一些人将李文韬带出去,旋即,只有五六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聚在一起。

                “秦先生,这是我之前得到的一个水晶,是从大洋深处的沉船之中打捞出来的。”陆连忙拿出一枚反射七彩光芒的水晶,这水晶足有拳头般大小,异常绚丽。

                秦轩扫了一眼,便没再关注。

                “秦先生,这是我之前拍卖下来的一块南非彩钻,足有鸽子蛋那么大……”

                “秦先生,我这株人参据说是从神农架里采出来的,有一百年的年份……”

                “秦先生……”

                这一刻,仿佛秦轩成了这群老头子的核心。若是让外人看见,恐怕早已经震骇的目瞪口呆了。

                就算是一省之长,或者华夏排名前十的富豪,恐怕也不值得临海、静水这么多巨头如此对待。而这群年过半百,身份极尊极贵的老人,居然对待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如众星拱月?

                秦轩一件件看去,心中愈加失望,本来他倒是对那株神农架采出的人参有几分兴趣,却发现这人参早就断了灵性,药力也失去的七七八八,徒留下一两分已经失去了价值。

                忽然,秦轩的目光一凝,他的脸上泛出一丝喜色。

                “这块矿石是你的?”秦轩抬头望去,对方赫然是卢学海。

                卢学海一怔,满怀吃惊的看向秦轩:“秦先生,这矿石对你有用?”

                其余人也满脸的吃惊,秦轩看中的那块矿石漆黑如墨,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这位神通惊人的秦先生居然会看重这样的一块石头?

                “嗯!这块矿石你打算怎么交易?”秦轩心中惊喜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真的有收获。

                还真是失望越大,惊喜越大。

                这块矿石看似寻常,却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炼器材料,名为星云石。

                星云石生于灵气极为浓郁的星辰,一片星系之中也难得见到一块,而且,这星云石是在这星辰毁灭后,经过无数岁月在宙宇之中磨损灼烧,最后化作这拳头般大小星云石。

                可以见得,这星云石何其珍贵,在修真界中也属于中品的宝料,秦轩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星云石若是在加上一些辅助材料,足以让他炼制出一件中品法宝。

                “一块石头而已,哪里需要交易!秦先生若需要,我直接送给秦先生就是!”卢学海连忙道,那苍老的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其余的一群年过半百的老头不由得暗恨不已,他们也想与秦轩攀上交情,只可惜,手里的东西不争气,居然一件都没有被秦轩看上。

                秦轩微微皱眉,略微思索一番,道:“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了!”

                卢学海闻言,略显苍老的脸上居然浮现出激动的情绪。

                秦轩的一个人情,何等珍贵?

                他们之前都见识到了秦轩如若神明般的手段,驭雷化龙,他的一个人情,绝对比当世任何一位内劲武者的人情还要珍贵的多。

                “老卢,你运气真好!”陆羡慕嫉妒恨的拍了卢学海的肩膀一下,这一掌他出手可很重,差点将卢学海的身子拍了一个踉跄。

                莫争锋更是露出笑容,等到秦轩将星云石收起,他亲自将秦轩恭送回去。

                “你说,这位秦先生到底是什么人?这才多大的年纪,居然有这般神通?”有人问道,满脸的苦涩,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们的后辈要是有一个能如此,恐怕他们死而无憾了。

                其余人部沉默,最后,一人开口道:“秦先生什么人我不知晓,不过我却明白,这位秦先生看似年纪不大,却惹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