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代理怎么加盟

  • <tr id='192AB1'><strong id='192AB1'></strong><small id='192AB1'></small><button id='192AB1'></button><li id='192AB1'><noscript id='192AB1'><big id='192AB1'></big><dt id='192AB1'></dt></noscript></li></tr><ol id='192AB1'><option id='192AB1'><table id='192AB1'><blockquote id='192AB1'><tbody id='192AB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92AB1'></u><kbd id='192AB1'><kbd id='192AB1'></kbd></kbd>

    <code id='192AB1'><strong id='192AB1'></strong></code>

    <fieldset id='192AB1'></fieldset>
          <span id='192AB1'></span>

              <ins id='192AB1'></ins>
              <acronym id='192AB1'><em id='192AB1'></em><td id='192AB1'><div id='192AB1'></div></td></acronym><address id='192AB1'><big id='192AB1'><big id='192AB1'></big><legend id='192AB1'></legend></big></address>

              <i id='192AB1'><div id='192AB1'><ins id='192AB1'></ins></div></i>
              <i id='192AB1'></i>
            1. <dl id='192AB1'></dl>
              1. <blockquote id='192AB1'><q id='192AB1'><noscript id='192AB1'></noscript><dt id='192AB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92AB1'><i id='192AB1'></i>

                猫咪社区的地址换了么

                苗光启在这天晚上,是被云秀儿连夜提走的。

                林朔原本是想留表姐在这儿住一宿的,结果愣是没留住。

                据说是云秀儿看过日子,明天就是黄道吉日,必须要在某时某刻在云家拜堂成亲,晚一秒都不行。

                那还能怎么办呢?林朔夫妇也连夜跟着走呗。

                这毕竟是云家家主结婚,又是自己表姐,林朔得出席。

                其实真正按血缘来算,苗成云跟云秀儿是表姐弟。

                苗成云的母系基因取自云悦心,而云悦心又是云秀儿的小姨。

                不过表姐弟或表兄妹结婚,这个在猎门内部是比较正常的。

                这当然会增加基因遗传病的可能性,可为了家族天赋能够更好地通过血缘传下来,猎门家族内部对此并不忌讳。

                也仅限于表亲,若是堂亲,那就不行了。

                林朔自己所在的林家也是如此,以前在良配难觅的情况下,幸亏是有个秦家在附近。

                秦家祖上跟林家祖上,其实也是表亲。

                甜美少女夏日迷人写真

                等到苗成云和云秀儿这场婚礼料理完,杨拓和陈老师又要结婚了,日子定在正月二十五。

                杨拓如今对林朔而言,是门外唯一的好朋友,他的婚礼林朔必须要出席。

                出席完这场婚礼,曹冕跟伊莲又要结婚了,正月三十。

                本来曹冕跟伊莲的婚事不用这么着急,但曹冕的身份如今不一般。

                他是九魁首之一,又是猎门谋主宰相的柳。

                他结婚,这事儿就大了,得林朔这个猎门总魁首亲自去当证婚人。

                而林朔也就是这段时间有空,下一趟有空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曹余生一看能赶上这趟,于是也就让儿子早点把事儿办了。

                总而言之,林朔在这一年的正月里,净忙着结婚的事儿了。

                不是自己的婚事,就是徒弟兄弟朋友的婚事,前前后后忙下来,林朔只觉得身心俱疲。

                对他来说,这还不如去山林里打猎呢。

                如今林朔要是不打猎,哪怕回到家里都不能消停,没法好好休息。

                仨媳妇闹小别扭,他得管。

                俩孩子的吃喝拉撒,他也得管。

                哪怕白耳狌狌跟七色麂子打架,他还是得管。

                如今林家也算是人畜兴旺,操持起来确实不容易。

                到了二月二龙抬头这天,闲事差不多了,正事终于来了。

                林贺春和曹余生先后得到消息,联合国那边终于吵完架了。

                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际争端,主要发生东欧和西欧之间。

                西欧是欧洲各大强国,背后还有北美那个超级大国。

                东欧则是以俄罗斯为代表,背后还有东亚某个正在复兴的大国。

                会议桌上那是吵得不可开交,结果是事实胜于雄辩。

                西欧的修行者团体,确实搞不定这件事情,已经死了不少人了。

                而核打击那就是说说而已,等同于在会议室里撒泼,聊不下去了才会用这个来掀桌子。

                真要扔核弹,那是不可能的。

                东欧平原,这是世界第二大平原。

                其范围北起北冰洋,南至黑海、里海之滨,东起乌拉尔山脉,西至波罗的海。

                这是近四百万平方公里广大区域,一马平川。

                核弹在这儿扔下去,核污染随风飘,以这个季节的风向将直接威胁到俄罗斯首都。

                联合国要是敢下这个核打击的授权,俄罗斯就敢向世界发动核战争。

                所以到最后,东欧平原的这起人类历史上第三起特大生物事件,还是要交给华夏猎门处理。

                农历二月二、阳历3月1日这天上午,曹余生向林朔汇报了这个消息。

                林朔听完之后,心里还有些小兴奋,这总算是能出门做买卖去了。

                尽管猎物是九龙之一的西王母,这东西猎门历史上还没有狩猎成功的先例,哪怕是林朔估计也够呛能活着回来。

                可林朔认为,这就是自己这个传承猎人存在的意义,也是他自我价值实现的方式。

                过去的这一个多月,他忙得脚不沾地,可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什么。

                ……

                这会儿,林朔跟曹余生两人,是在奇异生灵研究会的总部办公室里。

                这个办公室属于苏家老宅旧房改造,很快就要搬了。

                昆仑山下的奇异生灵研究会总部,这是一个的建筑群落,目前还在施工。

                其中的行政楼规模最小,只是个五层楼的精致建筑而已,上个月月底已经正式落成了。

                总部办公室就在这幢行政楼里面,也已经装修完了,目前正开着窗散甲醛味儿。

                所以目前这个设备比较简陋的办公室,算是发挥余热,没几天了。

                曹余生看着这个老旧的办公室,摇了摇头:“念秋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花钱不大气,你看这间办公室要啥没啥,电脑都还是二手的,这卡得啊……”

                林朔笑了笑:“四舅您也就别说得那么委婉了,她就是抠呗,昨天还跟我吵孩子奶粉的事儿呢,愣说我买贵了。”

                曹余生说道:“林贺春那边的五百个亿,昨天已经到账了,你说要是让念秋来主导这笔钱,我估计她连银行的利息都花不完。不如这样,钱以后你分内外帐。

                家里的帐,还是念秋来管,外面的帐,就让狄兰来主导。

                另外在奇异生灵研究会里,曹冕以后还是要去欧洲的,情报部门这儿不能没有负责人,念秋就负责这块。”

                林朔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欧洲这个地方分裂已久,国家林立是非很多,也就是曹冕这股子机灵劲儿能应付得过来。

                不过在曹冕去欧洲之前,我们还是先要把东欧事情处理了。

                四舅,关于这次买卖的人选,你有什么建议吗?”

                “苗光启这家伙昨天跟我来了电话,倒是向我推荐了人选。”曹余生微微笑道。

                “老丈人不是辞职闭关了吗?”林朔有些好奇。

                “嗐,他这个人,你活儿交给他,他给你在那儿摆谱。你不让他干了,他反而暗戳戳在那儿使劲儿。”曹余生一脸嫌弃,“这人就是欠。”

                林朔笑了笑没接这个茬,而是问道:“那苗老先生对这次买卖的人选,有何高见啊?”

                “他还高见呢,在我眼里,这份名单简直狗屁不通。”曹余生摇了摇头。

                “那您说说呗。”

                “你,肯定是在里头的。”曹余生说道,“另外还有一个人我觉得倒还靠谱,贺永昌。”

                “那不就行了嘛。”林朔说道,“有老贺在,我算是有个能搭把手的了,其他再有什么人就无所谓了。”

                “有所谓啊。”曹余生说道,“另外两个苗小仙和唐灵玉,你细琢磨吧。”

                林朔怔了怔,很快就明白了。

                贺永昌、苗小仙、唐灵玉这三位如今可了不得。

                在世俗界里,他们已经是世界最顶尖的野外求生专家了,名声在外。

                尤其是苗小仙。

                章进打电话过来说,她上个月代言了一款口红,代言费已经高过林朔在外兴安岭出手狩猎的价码。

                这款口红,目前已经脱销了。

                接下来,苗小仙还要代言一款内衣。

                章进为这事儿很别扭,找林朔诉苦,说是内衣广告露得太多了。

                林朔没搭理他。

                这会儿听到苗光启建议的狩猎队有这三位大明星,林朔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不过为了确认心中的猜测,他还是问道:“这笔买卖要直播?”

                “那可不。”曹余生笑道,“苗光启说了,你林朔要红了。”

                林朔扶着额头就觉得一阵头大,心想自己之前是抽什么风了,怎么着就答应了狩猎直播这件事了呢?

                他无奈地说道:“你让苗老先生去捧他儿子嘛,那个货是这块料,我是真不行。”

                “其实这也不是他的意思。”曹余生说道,“而是唐高杰的意思。

                老唐这个人,你别小看他。

                这家伙搁在三十年前,在我们猎门四杰面前那不算什么。

                可这老东西厚积薄发,如今他炼神修为,称得上深不可测。

                就炼神这项能耐,苗光启亲口说过,老唐比他还要强。”

                “这个我略有耳闻。”林朔点头道,“以前我爹对唐老爷子的评价也极高,说我娘之后,人间炼神就看他了。”

                曹余生说道:“是啊,所以唐高杰目前是世间最强的炼神修行者之一,云秀儿哪怕到了云家传承第四境,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他手里的这份唐家炼神传承,那是极有价值的。

                在目前猎门的顶级炼神传承里,无论是云家的和苏家的,这两者都是需要两家传人的极端天赋做支持的,否则连门都进不去。

                而唐家炼神传承,对家族天赋的要求并不那么高,如今看来是最适合一般猎人修炼的。

                所以这对我们猎门传承体系的完善,意义重大。

                老唐说了,只要你这个猎门总魁首肯被他们唐家捧一捧,双方今后绑在了一块儿,那他手里的这份传承,将部交出来。

                林朔,你看这事儿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

                林朔叹了口气,愁得直挠头:“我就知道,这块石头最后还是得砸到我的脚面上。”

                “你也别这么抵触。”曹余生笑着劝道,“老唐那边说了,用不着你用真面目出镜。

                唐家不仅炼神厉害,易容术那也是世间顶级的。

                他回头给你弄一张人皮面具,模样给你换一换,名字也给你换一个,给你塑造一个荧幕形象。

                这样你平时生活也不会被打扰,就是在镜头面前演一演就完事儿了。”

                林朔听完这番话倒是松了口气:“这倒还行,我还以为他要用猎门总魁首这个名义去做文章呢。”

                “那不至于。”曹余生摇头道,“他也是知道利害的,猎门的事儿目前还不能完展露出来,一步步来嘛。”

                “行,那就这几个人吧。”林朔说道,“我再加一个。”

                “谁啊?”

                “魏行山。”林朔说道,“东欧平原这么大,靠两条腿那怎么行,总得要我信得过的一个司机。苗成云这会儿度蜜月又没空,只能老魏来了。”

                “嗯,好。”曹余生点头道,“我把去把这份狩猎通报做上,明天在猎门内部知会一下各个家主。”

                “先别着急公布。”林朔摇头道,“在此之前,我还得去一趟北欧,把狄兰的事儿处理一下。”

                “哦对,那就等你几天。”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