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时彩推广技巧

  • <tr id='SiQYJn'><strong id='SiQYJn'></strong><small id='SiQYJn'></small><button id='SiQYJn'></button><li id='SiQYJn'><noscript id='SiQYJn'><big id='SiQYJn'></big><dt id='SiQYJn'></dt></noscript></li></tr><ol id='SiQYJn'><option id='SiQYJn'><table id='SiQYJn'><blockquote id='SiQYJn'><tbody id='SiQYJ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iQYJn'></u><kbd id='SiQYJn'><kbd id='SiQYJn'></kbd></kbd>

    <code id='SiQYJn'><strong id='SiQYJn'></strong></code>

    <fieldset id='SiQYJn'></fieldset>
          <span id='SiQYJn'></span>

              <ins id='SiQYJn'></ins>
              <acronym id='SiQYJn'><em id='SiQYJn'></em><td id='SiQYJn'><div id='SiQYJn'></div></td></acronym><address id='SiQYJn'><big id='SiQYJn'><big id='SiQYJn'></big><legend id='SiQYJn'></legend></big></address>

              <i id='SiQYJn'><div id='SiQYJn'><ins id='SiQYJn'></ins></div></i>
              <i id='SiQYJn'></i>
            1. <dl id='SiQYJn'></dl>
              1. <blockquote id='SiQYJn'><q id='SiQYJn'><noscript id='SiQYJn'></noscript><dt id='SiQYJ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iQYJn'><i id='SiQYJn'></i>

                硬汉视频下载教程

                “那她为什么就选中了小琳?为什么要还我女儿?”赵玉红红着眼睛吼道。

                叶秋眼底满是愧疚:“或许是因为小琳好骗吧,只有小琳才会被她哄着在我家睡觉。”

                赵玉红咬紧了牙,是啊,就因为她的女儿傻所以活该被算计吗?

                “那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揭穿她?”

                叶秋狼狈的低下了头:“一是因为我之前不太确定,二是我不想让小帅被人议论他有一个那样品行不堪的妈妈。”

                “所以我的女儿活该就是你们夫妻孩子的牺牲品吗?”赵玉红强忍住才没有给叶秋一巴掌。

                “请于叔、赵婶相信我,我今后一定不会亏待小琳,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我知道是我的懦弱害了她,可是我那时是真的懵了,完没有想到每天相处的老婆会陷害我。”叶秋痛苦的说。

                见他这样,赵玉红也生不起气来,说起来他也是一个受害者,谁会想到自己的老婆为了离婚竟然做这样一出呢?他一时没想转也是可能的。

                可是,可是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蔡菊花就能风风光光的和别人去大城市生活,凭什么蔡家那婆娘还整天一副趾高气昂的态度?

                “那你就准备一直这样瞒下去吗?”于春荣沉声问。

                “不。”叶秋抬起了头,“我今天既然将这事给于叔赵婶说了,就没打算继续瞒下去,只是这事我没有证据,就这样去找蔡家麻烦也站不住脚,所以这件事我们只能旁敲侧击的说给别人听,说多了村里人也就信了,这件事还得麻烦赵婶,我不擅长和村里那些妇人交流。”

                赵玉红眼睛闪了闪,顿时心里就有了主意,嘴角弯起一个报复的笑容。

                短发霸气美女和服野外写真

                “那小帅呢?你就不怕蔡菊花的名声毁了之后小帅会很难受?”于春荣再问。

                叶秋叹了一口气:“以前是我想差了,以为瞒着就是对小帅好,可要是不说清楚的话,坏名声的就是我,这样别人照例会对他议论纷纷,等他长大了懂事之后,我会慢慢引导他的。”

                “你能这样想通就好。”于春荣点点头。

                “对了,我还打听到一件事,蔡菊花改名了,现在叫蔡宝琴,她出轨的那个男人是京城人,似乎还是一个挺大的官,还有专人给他开车呢,似乎姓闫,家里挺有势力也挺有钱的。”

                听叶秋这么一说,赵玉红立马冷笑一声,找的男人这么有钱偏偏还瞒着家里,看来确实有些蹊跷,就是不知道刘招娣知道自己的女儿找了这么个有权有钱的人,会不会为了她那个宝贝儿子找过去。

                啧啧,蔡家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攀了高枝的女儿的,她都等着看好戏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大官受不受得了这么没规矩的岳家人。

                叶秋说清楚之后,于春荣和赵玉红便原谅了他,他也是个受害者,又不知道蔡菊花这么阴毒,他们能责怪什么?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他们应该合起来对付别人才是。

                于是到了第二天,于春荣去联系建房子的人,赵玉红则去找好姐妹红霞说话,红霞惯常是个爱交际的,赵玉红去的时候她家里还有两个妇人,聊着天她就将话题从叶秋建房子打家具引到了蔡菊花身上。

                “你说的是真的?蔡菊花真的改名叫蔡宝琴了?还跟着别的男人去了京城?”一个妇人闪烁着八卦的眼睛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赵玉红叹了一口气,“这是叶秋亲眼看到的,看到蔡菊花坐上了一个男人的车,举止还特别亲密,听说那男人还是个官,姓闫,被上面派来下面考察的。”

                “我就说呢!”红霞一击掌,恍然大悟,“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人说去京城找事做,原来是早就物色好男人了,这工作哪里没有,何必跑那么远?哎,你们说,她是不是早就认识那人了?”

                “我也觉得蹊跷,我住叶秋他们隔壁,经常看到她半夜三更的回来,有时候甚至一整夜的不着家。”

                “这个我知道。”另一个妇人连忙插嘴,“有一次我家的狗叫了,我还以为是小偷了,就出来看了一眼,没想到是蔡菊花,那时都半夜了,我还嘀咕她怎么那时候出来呢。”

                “这么说她早就出轨了?”红霞惊讶的叫了一声,又不知脑补了什么,拉着赵玉红的手神神秘秘的小声道,“唉,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离婚的?”

                “你什么意思?”赵玉红心中一跳,知道自己的目的差不多达成了。

                “你想啊,蔡菊花要是早就令攀高枝的话,不得和叶秋离婚?”

                “可是他们离婚是因为叶秋吃醉了酒才……”赵玉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一脸尴尬。

                “你傻不傻?”红霞一副看她不争气的样子,“咱们村吃醉了酒的多了去了,怎么单就叶秋和你女儿出事了?而且小琳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她清楚个什么?你给我们说说,那天小琳是怎么去叶家的?”

                “小琳不记事,我也不太清楚,后来我问的时候她就说有好吃的,吃饱了就睡了。”赵玉红愣愣的道。

                “哎呀,你家小琳这是被算计了啊!”红霞忿忿不平的道。

                “怎么说?”另一个妇人急忙问道,赵玉红也急忙装出着急的样子看着她。

                “要是我猜的不错,那好吃的肯定是蔡菊花拿给小琳的,等小琳吃好了,就哄着她睡觉,你现在想想,那时候你们家是不是没人?”红霞问赵玉红。

                赵玉红点了点头:“那天我和红军在地里忙,春荣也吃酒去了,家里确实只有小琳一人。”

                “就是这样。”红霞拍了一下自己大腿,“蔡菊花就是估摸着你家没人所以算计小琳和叶秋呢,她知道叶秋那天出去吃酒,咱们村的男人都那样,酒都要喝尽兴,所以她也早就知道叶秋回来会醉酒,于是早早的让小琳在他们床上睡下,等叶秋回来之后,迷迷糊糊的只想躺一会儿,能知道什么?等两人都不省人事了,她再叫两声,这不所有人都知道了?离婚也就有理由了。”

                ()